pentatonic的狗年祝福

最近一段时间,大毛的表现可不像视频里那么安静。
他把大部分业余时间都放在了乐队工作室:一起编曲、排练、制谱。
停滞很久的新唱片编曲忽然进入了加速度。

2013年的首张全长专辑《Syndrome》之后,pentatonic的状态只比静默期好一些:2014年底的新单曲“花西”、2015年底的三曲不插电数字EP、以及2017年底的新单曲“茉”。
没有现场。
乐队成员各自忙于生活工作。

在乐队的交流里,最大的high点变成了设备淘换。
这种提前中年的状态,当然不对。

但是,无论年龄、阅历,还是虽然不算丰富但是绝不单薄的创作、演出经历,也让pentatonic有足够的观照距离,来重新审视这条不够现实、却非常重要的精神主线。
以及自己、同道,在世俗和理想间的位置。

这就是“吾”的由来。

自省、寻找、挣扎,但是不会停。

吾就是自己。
不回避,一直面对。
我觉得,这种坚硬,本身就是pentatonic在考虑中得到的答案。

这首“吾”是非典型后摇:除了pentatonic一贯的歌词和演唱,人员调整阶段相对简单的配器,和有意对白噪音墙的使用,都让“吾”更接近自赏和迷幻。
1724唱片的多队合辑《半平零三》也会收录这首demo版的新作。

2017年年底P团三位元老最后一次排练,写下了“吾”,虽不成熟,手机录视频的音效可想而知,但这是他们送上P团对所有人2018年的祝福和自己对音乐的信念

这首歌献给乐队的键盘手峰子,提前恭喜他以37岁的高龄大婚!
也祝一直关注pentatonic的各位春节快乐!